谷雨🏔

竹杖芒鞋轻胜马,一蓑烟雨任平生

诗人放过夜里的笔,眼睛放下相机,一杯热茶留在客厅,放走蒸汽。

评论

热度(7)